首页 > 要闻 > 国内 > 正文

大连市甘井子区红旗镇政府强占背后 是怎样的纠纷冲突?
2021-05-27 22:11: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对于抢占、霸占他人的财产、土地的事件,往往是一些个人或公司的不法行为,殊不知,政府有时候也会上阵,成为其中的帮凶。1993年4月,普兰

对于抢占、霸占他人的财产、土地的事件,往往是一些个人或公司的不法行为,殊不知,政府有时候也会“上阵”,成为其中的帮凶。

1993年4月,普兰店内燃机新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普所)与大连临海工程机械配件厂(以下简称临海厂)联营,共同投资兴办高新技术企业大连镀铁技术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镀铁公司),分别占股60%和40%,建成投产后效益十分显著。

正因如此,大连市甘井子区红旗镇政府及其下属企业开始了对镀铁公司的逐步侵吞。先是强占,继而强迁侵占镀铁公司,败诉后又虚构事实、虚假诉讼,利用市人大干预,不仅达到了排除镀铁公司动迁案115号和220号判决执行的目的,进而霸占了镀铁公司财产最。

强占、侵权 剑指镀铁公司

1997年9月11日,临海厂的主管单位大连天目实业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天目公司)向普所发出关于终止履行《联合办厂合同》通知,被拒绝。9月16日,大连渤海水陆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陆公司)副总经理付忠国和曲永庆带领20余名社会人员强占镀铁公司。镀铁公司遂起诉,后经法院庭外调解,水陆公司和天目公司同意改正错误、撤出。镀铁公司撤诉。二者虽然撤出,但一直未履行赔偿承诺。

1998年11月,镀铁公司再次起诉。经长达七年的六次审理,镀铁公司最终胜诉。一审判二被告返还镀铁公司银行存款和原材料折价共计35万余元,赔偿经营亏损给镀铁公司造成经济损失69万余元,共计约105万元;二审经中院调解,共赔偿70万元,后被强制执行75.9万元。

强迁、损害 镀铁公司再“受伤”

1999年6月12日,镀铁公司收到红旗镇政府红旗东路改造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日期为6月9日的《拆迁通知》。通知限镀铁公司必须于1999年6月15日前拆迁完毕。

1999年6月13日晨,指挥部动用大量武装警力和工人及大型拆迁机械设备,进入镀铁公司厂区实施强迁,遭镀铁公司坚决抵制。

经交涉,沙河口区公安分局王德兴副局长责成负责现场处置工作的沙河口区公安分局防暴大队大队长尚家权、黑石礁派出所所长李振民和副所长任乐忠,做好协调工作。

在公安机关协调下,镀铁公司和指挥部及公安机关三方签订了《搬迁协议》(一式两份),所有设备物资由公安机关予以封存,不得丢失和损坏;由指挥部负责运输、保管并负责二次搬运费用。在民警的监督下,镀铁公司和指挥部共同派人对设备等进行盘点、登记造册,形成共十页的《设备及附件清单》(一式两份)。至此,镀铁公司向红旗镇一次完整移交涉案财产。随后开始拆迁,由红旗镇政府运输保管。

1999年9月6日,黑石礁派出所副所长任乐忠和镀铁公司负责人一起检查协议执行情况,发现红旗镇政府指挥部擅自将保管的镀铁公司的设备转移安装在大连新科镀铁技术公司(以下简称新科镀铁公司)新厂房内。任所长当即批评和指正,责令立即改正。此情节,派出所于1999年10月18日出具了《证明材料》。

多次讨要无果,镀铁公司于1999年12月13日提起诉讼,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01年2月5日下达(2000)沙民初字第115号判决书,判决红旗镇政府按《设备及附件清单》返还镀铁公司全部设备,支付各项补偿费用47万元。红旗镇政府上诉。大连市中院于2001年7月2日下达(2001)大民房终字第220号判决书,维持原判。

镀铁公司于2001年7月28日申请强制执行。

红旗镇政府等滥用诉权 干扰阻挠115号案件执行

红旗镇政府一审败诉后,2001年4月8日,由临海厂向大连市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解除联营合同,2003年4月8日,大连市仲裁委作出(2001)大仲裁字第28号裁决书,裁决双方签订的《联合办公司合同》予以解除,联营企业大连镀铁技术开发公司终止。随后,沙河口区法院于2003年6月12日下达(2002)沙执字第2089号裁定书,以“镀铁公司终止”“其应先清算后执行“”为由,裁定“中止115号判决的执行”。镀铁公司对此裁定不服,到市中院申诉,市中院于2004年11月18日以(2004)大执指字第12号裁定书裁定“中止执行不当,指定普兰店市人民法院执行”。

红旗镇政府继续干扰阻挠执行。市中院以“疑难问题”向辽宁省高院执行局请示,辽宁省高院执行局于2005年6月13日下达(2005)辽执一他字第15号函,函告“应继续执行。至于执行财产如何分配,系属申请执行人支配范围,与执行无涉”。

红旗镇政府虚假诉讼 排除115号案件执行

通过仲裁阻却执行目的没有达到,红旗镇政府并不死心,不惜违法甚至犯罪,伪造证据,虚构事实,虚假诉讼。

1、伪造新科镀铁公司与指挥部的《搬迁协议》

红旗镇政府等伪造了指挥部与新科镀铁公司于1999年6月12日签署的《搬迁协议》。该协议签署单位乙方为大连新科镀铁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科镀铁公司),公章却是大连新科曲轴修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科公司)。

1997年9月水陆公司和天目公司强占镀铁公司后,以镀铁公司名义继续经营。继而用镀铁公司注册地址于1998年3月1日申请成立新科镀铁公司,6月29日发执照。镀铁公司向工商局举报,工商局调查取证后于1999年1月12日发出《限期整改通知书》,认定新科镀铁公司违法,限期整改。

1999年8月29日,新科镀铁公司董事会决议更名为大连新科曲轴修复有限公司,8月31日向工商登记机关提交更名申请,名称核准日期1999年9月7日。

因此,假《搬迁协议》乙方的署名和签章名称不符,印章加盖时间是倒签的。

1999年12月至2001年7月,镀铁公司与红旗镇政府就履行《搬迁协议》提起诉讼,整个诉讼过程中红旗镇政府并未向法院提供同新科镀铁公司的关键证据《搬迁协议》,新科镀铁公司也未参加诉讼。此事实足以说明在115号和220号诉讼的过程中,这个新科镀铁公司的《搬迁协议》是不存在的。

可见,红旗镇政府与新科镀铁公司的《搬迁协议》作为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严重缺失。根本无法推翻公安机关加盖印章的公文书证即镀铁公司的《搬迁协议》。

2、变造镀铁公司的《设备及附件清单》作为假《搬迁协议》的附件

红旗镇政府等在其存留的镀铁公司的《设备及附件清单》,添加上王连学的名字变造成新科镀铁公司的假《搬迁协议》的附件。

镀铁公司原件《设备及附件清单》是采用复写纸复写的一式二份。镀铁公司留存的是第1.2.8.9.10页为圆珠笔填写的首联;第3.4.5.6.7为复写纸复写的第二联。设备等清点完毕后,第一页双方垫复写纸签名,第二页分别签名,第三至第七页一次性垫复写纸签名,第八至第十页再次一次性垫复写纸签名。变造的《设备及附件清单》除第二页外所有登记物品的登记顺序、格式、位置、数量及签名(不包括王连学名字)位置与镀铁公司原稿《设备及附件清单》完全一样。第二页除签名不同其他也一样。

公安机关三位负责人出具的证明材料都证实了搬迁时只有镀铁公司一家,并明确指出谭成良代表乙方,曲永庆代表甲方签字。

通过比对,可以确认新科镀铁公司举证使用的《清单》,就是红旗镇保存的与镀铁公司共同确认的另外一份清单,只不过被其利用添加王连学签字,而其在诉讼中又始终根本无法提供另外一份原件,实足变造证据。

3、单方面编制《红旗镇人民政府保管大连镀铁技术开发公司财产清单》

为了虚假诉讼,红旗镇政府等将镀铁公司的《设备及附件清单》删减后自行编造了日期为2001年8月9日《红旗镇人民政府保管大连镀铁技术开发公司财产清单》。镀铁公司从未收到过此文件,只是调取1394案卷宗时发现还有这个单方盖章出具的“保管财产清单”,其行为,既不是依据合同约定,也不是依据法律规定,不符合交易习惯,更无权进行物权确认。

4、虚构、违法调拨镀铁公司设备物资等

1999年12月20日,红旗镇政府与新科公司签订的《调拨固定资产协议书》及附件《固定资产调拨清单》,调拨九台设备。

其一,12月20日调拨了6月13日镀铁公司搬迁时被公安机关封存的设备;二是从镀铁公司调出设备多于临海厂投资的三台设备,把镀铁公司自己采购的设备与投入资产混在一起调出。三是与临海厂于镀铁公司成立之初购买并投入形成债权关系,镀铁公司合法占有取得物权,镀铁公司分期支付部分购买设备款至1997年8月且长期使用并对这些设备有所添附事实严重不符。

恶意虚假诉讼

2001年7月2日,红旗镇政府搬迁镀铁公司案最终败诉。2001年8月1日新科镀铁公司起诉红旗镇政府,2002年2月5沙区法院作出1394号判决,这不是简单的行使主张物之占有返还权利,而是为了达到对115号案件排除执行目的,是系列操作霸占镀铁公司财产的关键步骤。

危害严重

通过1394号案件虚假诉讼,新科镀铁公司胜诉,红旗镇政府表面上看似败诉。其实,红旗镇政府利用该裁判确认事实已经改变红旗镇政府败诉的115号和220号案件相关事实。再由红旗镇政府镇长于敏亲自出马,以其人大代表身份,串联人大代表联名给大连市人大递交《关于要求市中院中止执行和再审红旗镇政府就同一标的、同一义务被判两次履行案的建议》材料,人大背书后转至大连市中院,中院下裁定中止执行115号和220号判决启动再审程序。红旗镇政府达到了排除115号案件执行的目的,进而实现霸占镀铁公司财产最终目的。

红旗镇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并主使支持下属单位、企业,公然侵犯镀铁公司产权,严重损害镀铁公司合法财产权益(保守估计损失几千万元人民币),毁掉镀铁公司这样一个好端端的高新技术企业,严重破坏营商法治环境。虚构事实、恶意诉讼,妨碍诉讼秩序,浪费宝贵司法资源,严重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破坏公序良俗,这属实不该是镇政府的所作所为。这不仅严重诋毁了人民政府形象,败坏了党风政风,而且相关人员已经涉嫌违纪、违法,甚至刑事犯罪。

大连中院、沙河口区法院涉嫌枉法裁判

在红旗镇政府虚构事实伪造变造证据严重违法情形下,法院未尽审查职责,不仅违反优势证据适用规则,同时程序严重违法,1394号案件对标的物权属实质审查确认属于超审超判。相关二审、再审程序错判、剥夺镀铁公司的当事人陈述权、辩论权等错误。镀铁公司法人代表谭成良于2007年3月去世,镀铁公司依法依规根据《联营合同》和《公司章程》的规定,选举全面主持工作的公司总经理隋一德为镀铁公司新法定代表人,并向工商登记机关申请变更。但市中院罔顾相关法律规定和最高院司法解释及相关案例,以法人代表去世后未产生新的法定代表人,认定镀铁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无效,视镀铁公司未提起上诉。

大连市中院、沙河口区法院还支持了1394号案件虚假诉讼成立,支持撤销115号案件和220号案件判决。

政府的形象不容损毁,法律的公正不容扭曲,法律的底线不容逾越,相关企业的合法权益也应得到保障。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体察民情,履行法定职责,启动法院纠错程序,阳光司法,维护当事人公司合法权益,早日化解二十余年的积案。公正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我们期待公正的判决与执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乔领、宁雪君——福敬袁隆平
下一篇:你可能听说过分期买单,但你不一定了解什么是乐分呗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